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云南笔趣阁 >> 三国吕布之女 >> 第420章 张飞离城援荆州

第420章 张飞离城援荆州

刘备的确英雄,可是,微时吃过太多苦,到底还是有负作用的,偏偏是绝不能负的情义。名声是很重要,刘备向来名声再外,然而名声只是一个宣传,起点装饰作用,真正核心的能让人投奔的东西,还是才可用,志可显,就是待遇和前程的问题。

若无待遇,留得住谁?若无前程,又有谁来奔?!

而且还有公平与重视的问题。

看重关张二将,就已经对其它将者失了公平,少了重视,人少时,问题不大,人多时,必有心怀不满,有反骨之辈。奔去还算轻的,怕就怕里面有争权夺利,嫉才妒能,开始搞事情。而刘备又一向仁德,为了展示胸怀,小毛病不揪,大毛病不管的……

陈登以前是不想这一层面,只是如今,他心态变了,与徐州内部管理层一对比,刘备其实以后的问题会很大。

比如张飞这个人吧,喝醉了酒就要打兵士出气,这样的事,在吕营是不可能发生的。自吕娴接管军务以后,整肃一清,这种风气,早不见了。

公平,公正的氛围何其难呐,要维护不容易。

吕营除了吕布是特殊的,众将都知道他的毛病,因此也从不以军法苛待他,他毕竟是主公,也是凌驾于这之上的,然而便是吕布本人,也从不会打人出气,一则是他这人,虽然脾气也不好,喜欢抱怨,但不至于打人撒气,是个本性好的人,二则是,便是他要打人,吕娴只怕私底下也得说他,罚他抄书。

所以张飞这个习惯,真的就是刘备纵出来的。

现在势微,无妨,小节罢了。将来刘备若成势,兵者不满无所谓,将者不满,轻者离去,重者叛。

不满生,怨尤生,所谓仁德底下藏着很多很多的东西,都不为人所知的。

还不如吕营公平公正。

刘备只讲道义仁德,却不讲公正公平。这种东西模糊了很多东西。甚至你都不能说他不好,因为道德的高地,不具有还击他的谴责性。

可是陈登却觉得,很多东西被掩盖下,也许会慢慢发酵,出现很多不可预知的内部的问题。以前他是没有对比起吕营,现在一对比,其实发现,吕营里面的东西更为难得,尊重每一个人,尽量的公平公正。至少是在追求这公平公正的。比如考试录人才的方式,虽然一直饱受名门人士的争议,然而,它的确是相对公平的东西了。吕营从不怎么讲仁义道德,当然了,吕布这名声,也讲不起来,注定是占不到什么道德仁义的高地了。

可是,虚怀若谷的公平公正,甚至对女子也一视同仁的录用,这种气度,谁又能做得到?!

陈登一直觉得,人类的智商都是相似的,这样的科考方式,至少对底层的百姓是一个引导。很多不学习的人,也许为了专科专项录用的人才,便用心去学去考,他们更功利些,是为了学一技傍身,以后寻个铁饭碗,好好工作,过自己的小日子。可是这样的人,真的笨吗?!未必。他们只是不像世家子那样一生去追寻高深的学问,大道,仁义道德。

他们的首要问题就是吃饭。仓癝足而知礼节。

当这样的人多了呢,看着都不是什么名人名士,可是这样的人如谷里的水一样,越蓄越多,越来越多,这样的支持者多了的时候,吕布其实势反而更大。

因为他们都会维护能给他们机会的人。

这一点,多难得?!

一旦离开徐州,离的远了,反而脑子都变清晰了,当人从一种偏执里走出来,就会看到更理智,更高更大的东西。看着微不足道,但以小见大,见微知著。陈登甚至知道,将来,这会发展成什么样子。

他发现,他想要追随徐州的步伐,还需要时间,陈登甚至更知道自己的不足。不知不觉,他需要奋力追随,才能追得上徐州的脚步,不然难免会被甩在身后,跟不上思路。

这种危机感,还挺新鲜的。

陈登往广陵城外看了一眼,春风又绿江南岸。等开了春,新粮种播种下去,徐州又是另一种局面吧?!

此时此刻,他心里的点点不甘心,那些所有的固执,全部化为虚无了。再也不剩下一丝半点了。

果然,人要离开当下的那个环境,才能真正的走出困境,不被执迷所困。

孙乾将凌统关押起来,重兵把守,还叮嘱了一定要防着陈登和徐州兵,万不可叫人将凌统提走。兵士们应了,孙乾才从秘密处出来。

他回首看了一眼,这里,是他找的机密的地方,应该能防得住陈登。

陈登总不能硬抢吧?!

孙乾便又急回帐去寻张飞。张飞正在饮酒呢,一见孙乾,便道:“兄长可有来信?飞这便去信与兄长,言说广陵之事。不负兄长,守住了广陵。”

这下可以放心的饮酒,不会再误事了。江东兵已退散。

孙乾道:“主公早有来信,且看。”

张飞一把夺住,还抱怨道:“怎不早说?!”

张飞看完信,已是大喜,道:“二哥夺了襄阳,哈哈,太好了!”

不过他又犹豫的道:“兄长既有大胜,何故还说荆州防务紧要,恐不能守?!”

“荆州要紧,主公与刘景升合力,也未必能挡得住孙策,孙策气势汹汹,恐不会轻易罢兵,他本就是有备而去,主公也是惧荆州守不住。”孙乾道:“况又有吕布在外虎视眈眈,主公怕有闪失,也是合理的,况且翼德不在主公身边,主公到底少了一臂之力。”

“可是这广陵……”张飞喃喃着,到底有点不甘心。

他咬牙道:“难道真托付给陈元龙?!他的心,只恐未必全在兄长身上。”

孙乾冷笑一声,道:“他早已是归心徐州,哪里还有心在主公身上,翼德切莫被他骗了……”

张飞来回走动,有点躁动,一时竟不能断,道:“兄长信中言说,将广陵先交付给陈登,我等全部撤出广陵,这岂不是将广陵拱手相让了吗?!飞可不甘心!当初广陵得来,何其难也,竟然就这么放弃了?!”

孙乾道:“只是不得不为了,相比而言,主公所言不错,荆州之事更为紧要。乾是怕,一则翼德守此不住,反而被陈登给谋了,主公必也不放心,干脆召翼德前去,二则,荆州之事,也十分复杂,云长守在襄阳,主公却孤身一人在荆州,倘若被人所图……”

张飞一听大怒,道:“谁也谋我哥哥?!”

孙乾道:“刘景升不能全荆州,还有蔡氏为祸,只恐久之,他们嫉主公之才,反倒谋害主公。”

张飞早已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了,道:“你倒是谋断一二,如何是好?!果然听兄长的,将这广陵交给陈登不成?!你这人,公祐,好生无用书生也!”

孙乾险些被气死,但也懒得与他计较争辩,道:“乾倒是想杀陈登而离广陵去,然而若此,主公失义,况陈元龙向来一直也有慕主公之名,倘若杀之,更为不妥。可是不杀,只恐广陵,他不费吹灰之力而得,难免叫人不甘心……”

说了半天,他也不能断!

张飞看着他特别无语。哼了一声,道:“兄长怎会知陈登来了广陵。”

“这么久了,主公肯定已知消息,”孙乾道:“陈登有名在外,只恐不可轻易杀之啊……”

张飞道:“这我当然知道,可若不杀,到底是不甘心。他还有几分心向着我兄长?!”

孙乾摇摇头,道:“只恐不多了。”

张飞一时凶狠的要握矛,一时又郁闷的不知道如何是好。可恨人太少,将不多,若不去荆州,他放心不下刘备的安危,可若是拱手相让广陵,他又十分的不甘心。

孙乾便道:“既杀之不义,也只能作罢,况且主公之意,也须遵之。广陵既迟早要弃,徒杀陈登一人,实无益,反有损主公之名。城失,名又损,更不妥当也。”

“这样说来,便只能送给他了?!”张飞道:“既然如此,便送与他来守。只说是哥哥交与他的。以后他若负我兄长,反负义也。”

这是要架一个高高的架子,要将陈登架上去了。

孙乾道:“如此也好。算是最好的安排了。”

徒增杀,可不是汉末乱世争雄之道。

而此行,现在陈登不要杀,但若失义再杀,便有了名义。

张飞道:“既如此,当先安排一番,宜早出发,不宜迟也!”

孙乾也是此意,应了声,便忙去安排了。张飞走了更好。再这样下去,他很怕张飞反而被陈登给谋害了。到时又怎么向主公交代?!

张飞这性格,还是早早的去主公身边才好。

主公才能管得住他。主公在的时候,张飞才不会叫人为他操心。

孙乾真的心累死了。此时,他是不能谋陈登,更知道城必失无疑。与其城被谋,张飞被害,他不如早早让出去算了。

至少一定要保住张飞,这才是重中之重。

孙乾算是明白了,自己和张飞都未必是陈登的对手。再拖延几天,再有什么事,谁能料得到?!

所以孙乾也不敢耽搁,一面吩咐兵马准备起程,一面又将衙门的事处理安顿了,这才与张飞二人来寻陈登。

陈登早有所料,见到二人,故作惊讶道:“翼德与公祐,这是?!”

“主公唤我等前去荆州抵挡孙策,如今广陵之江东兵已退,险已除,”孙乾道:“有元龙在此,乾与翼德皆放心。此广陵城便交由元龙来守了。”

“这……”陈登道:“登如何敢当如此大任?!”

古人礼节里面,这些都是套路,与外交辞令差不多吧,也就是你来我往,尔虞我诈那一套。

谦让礼仪那一种,陈登与孙乾是文士,深谙此道,你来我往的,这个说元龙大才,区区一郡之守,必能为刘太守守住,那个说,登无能,只恐江东兵再来,束手无策矣……

听的张飞是十分不耐烦,看他们还要套路个半天的,还不得急死人,因此便道:“你们这些文人,就是毛病多,几句话叽叽歪歪到什么时候去?!”

弄的孙乾很尴尬,特别郁闷和无奈,倒是陈登本就知道他是什么人,反而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

陈登本来就经历过吕布,所以,心理素质,现在真不是盖的,张飞这种,还真不算什么。再则,他对张飞也没什么期待,所以心理素质,真是没话说的,闻言还道:“翼德是思念刘使君矣,登尽力守广陵便是,还请翼德安心。”

“如此才好,”张飞瞪着眼睛看着他,道:“广陵是我哥哥的广陵,今日你即应之,便是我哥哥的臣子,若是守不住,或是有了异心,他日飞若遇之,必杀你泄愤。”

陈登都懒得理他,现在这个状况,谁不知道啊?!

无非是当下杀不得罢了。不止是张飞杀不得陈登,陈登也不能轻杀张飞,为徐州引来恶名。

说真的,刘备的贤名在外,的确是个麻烦。像这种谋城杀将的事不能做多,不然吕布只会越来越黑,而刘备的名声反而越来越大。

陈登应道:“自当如此!”

张飞看了看他,知道此人最善诈计,现在看着倒是真诚又可信任,也不知道是不是轻易的就背刘备。

不过再不放心,他还是与孙乾带着大军出城走了,囚车上还押着凌统。一并带走了。

陈登送出城外,回了城闭上了城门,上了城墙,看了好一会。

几位副将前来,道:“要出城追击吗?现在是好时机。”

“不可,刘备之名不可伤,”陈登道:“此人棘手还真棘手,不是一般的可战而胜,杀而灭的人。”

“只是恐大人以后的名声损伤矣,”副将们叹道。

陈登是有所牺牲的,以后刘备阵营就可以说他本向着刘营,为何背刘而投吕。天知道陈登从来没有投过刘营。然而担了这个名声,以后的他,是吃亏的。士人一向爱惜羽毛,损了名声,有些人都受不得,有些脾气大的,要自尽证清白的。

很难想象陈登这样的人,能受得住这个。

喜欢三国吕布之女请大家收藏:(www.ynbike.net)三国吕布之女云南笔趣阁更新速度最快。

三国吕布之女最新章节 - 三国吕布之女全文阅读 - 三国吕布之女txt下载 - real觅尔的全部小说 - 三国吕布之女 云南笔趣阁

猜你喜欢: 水乡人家状元夫人养成记重生之温婉邪王绝宠:丑颜医妃不好惹穿越兽世:兽夫求放过清宫妾妃玉堂金门农娇有福爆宠狂妻:神医五小姐瓜田李夏一世倾城嫡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绝世神医:腹黑大小姐绝宠妖妃:邪王,太闷骚!神医嫡女嫡女攻略:谋个王爷好上位逆天腹黑狂女:绝世狂妃慕南枝妖女乱国特工枭医狂妃炮灰大作战宠妃无度:暴君的药引欢宠田园,农女太子妃蛮娇神医弃女:邪王霸爱小狂妃
完本推荐: 韩娱之另类大明星全文阅读丐世神医全文阅读超级全能巨星全文阅读军工霸业全文阅读御天神帝全文阅读情路官道全文阅读神荒剑帝全文阅读活人禁忌全文阅读医后倾天全文阅读重生海贼王之副船长全文阅读军少枭宠之萌妻拐回家全文阅读美味甜妻:司先生,住口!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职业人生全文阅读农女重生之丞相夫人全文阅读穿越宁采臣全文阅读武侠开端全文阅读远征欧洲全文阅读帝国总裁,宠翻天!全文阅读直死无限全文阅读重生七十年代:军嫂,有点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笔下小说女主来到现实怎么办都市逍遥邪医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龙傲武神一卡在手重生之老子是皇帝五行天之飞龙在天天下第一医馆我的绝色美女房客我不想逆天啊悠闲乡村直播间英雄联盟:我的时代家有悍妻怎么破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华娱之闪耀巨星红龙传记私人定制大魔王透视小保安这个地球有点凶轮回乐园捉鬼龙王之极品强少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万古大帝山村最强小农民重生之最好时代我是仙凡奶爸的异界餐厅星际之全能进化武神血脉无限黑暗年代

三国吕布之女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三国吕布之女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三国吕布之女txt下载手机版 - real觅尔的全部小说 - 三国吕布之女 云南笔趣阁移动版 - 云南笔趣阁手机站